我所知道的(四)(外五首)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3737 天前,最后修改于 11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我所知道的(四)(外五首)也许踏上这列车就没有了归途



一切都已注定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抚摸大地



一群旅行者在夜的酣睡中启程了



开始一段心灵之旅





沿路的风景





坐火车是一件难过的事情



我没有别人一睡千里的沉稳



也不具有他人谈天说地的豪情



只是时不时的留恋窗外的风景



这一路上



见的最多的除了山还是山



这里的山不雄伟



也不高耸



只是山脚凌乱着几户人家



门前拴一头驴



几孔窑洞



上面长了许多纷乱的杂草





那座山





那座山在延大后面



不高的一座



沉睡着一个英雄



文学的先驱者



中午的阳光要把地球燃烧



我们拜谒了这位逝者



墓碑上写着一个名字



和其它墓碑没有两样



一个孤冢



眺望着远方



在我们之前也许有过几个朝圣者



放了一些青草



被烈日温暖的有些泛黄



旁边陈列着一张石桌



上面刻着



平凡的世界



辉煌的人生



我没有留下别的东西



只是注视着艳阳下的墓穴



许久没有言语



放下了一支点燃的烟



匆匆去了





记忆的碎片





这座城市周围都是延绵的群山



一条河曲折的流过



河水很少



裸露的河床见证了曾经的沧海桑田



街道很长



和其他城市一样



傍晚闪烁着耀眼的霓虹灯



这里的人民会唱信天游



会用心把纸片雕刻的色彩斑斓



会用自己的身体扭动一段美妙的声音



这里曾经被人们遗忘



自从来了一些避难者



就不再寂静了





相逢几位老友





自从那个雨季过去后



再也没有重逢



记忆有点搁浅



拾起了曾经的美好



那时候的我们有些轻狂



总是幻想着世界



我来到一个边城大学



开始一段孤独的跋涉



也许我是幸运的



好歹得到那一刻的虚荣



生活将我的容颜扭曲的颓废



我的老友和我差不多



可能我们都是世界遗忘的过客



或者说臭味相投



只是永远活在自己的影子里



当喝完第一杯后



就知道一定会大醉



并且还会胡言乱语一番



两年的春夏秋冬



日子就这样的过



可能醉了的世界才会更美



我们不需要说太多的



只想喝完这杯



接着下一杯



然后沉睡下去



朋友说这么多年



我还是那么的脆弱



也许吧



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





偶遇几位诗友





在延大遇到几位诗友



他们扛着某种头衔



干着一份恬淡的事业



总是哪么忠诚而至死不渝



我们谈的很默契



然而更多的是伤感



一位诗友说他的诗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也许我们这些聊以自慰的人



也只能用那样的方式诠释自己的深沉



坦率的说



他们都是无畏的



诗人之死并没有换取世人的同情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总是那么的美妙



可是谁又能享用了



我们的诗歌总是围绕着自己



多愁善感的思索



敏感的看待世界



而后是无尽的伤痛



用泪图画生活



羸弱的心灵



枯瘦的手



僵硬的笔



几个感叹号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